不言之盐

脑洞手,阅读癖,爱好广泛,尽量多产

抱走跟我打声招呼并标明来源即可

 

分享一首诗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给B的生日        海子

          

天亮我梦见你的生日

好像羊羔滚向东方

――那太阳升起的地方

         

黄昏我梦见我的死亡

好像羊羔滚向西方

——那太阳落下的地方

        

秋天来到,一切难忘

好像两只羊羔在途中相遇

在运送太阳的途中相遇

碰碰鼻子和嘴唇

——那友爱的地方

那片我曾经吻过的地方

          
1986.9.10

        
注:B为海子的初恋女友波婉,北京中国政法大学1983级学生。

         
读到这首诗,想到的是在秋天,大大的草原上,两只白色的胖羊羔滚来滚去,滚到一块儿了,就碰碰鼻子,哪管天上的太阳东升西落……暖暖的,充满爱意,还有点萌。

这个缩写为B的女孩子是海子的初恋波婉,海子爱她到癫狂,情书一写两万字,波婉的爱情在海子身上留下深深的刻痕,而他们的分手也给海子带来了不可估量的伤害。分手的原因不可考证,但海子在临死前一周还见过她。那时她当时已嫁做人妇,态度冷淡——那年在草原上遇到的另一只白色羊羔,已经不会再和他碰碰鼻子和嘴唇了。海子当天晚上喝得酩酊大醉,第二天早上酒醒过来,海子急着问同事他昨天晚上说了些什么,同事说他没说什么,可海子认定自己肯定讲了很多伤害那个女孩子的话,万分自责,觉得对不起所爱的人。那段时间,海子的幻听已经很严重了,与初恋女友的重逢,也许是加给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吧。

海子是个单纯、偏执又敏感的人,他的诗仿若有神的光辉,他用生命的元素进行创作,又偏偏固执地折射着死亡的壮美。他衷情于土地和麦子,高悬的太阳与沉默的黑夜,他像一只哑鸟,高唱着世人听不懂的歌谣,又像异世的国王,戴着看不见的王冠走过荒原。

在这首诗中,海子把女友和“天亮”,“生日”,“太阳升起”的意象连结起来,却把自己和“黄昏”,“死亡”,“太阳落下”的意象连结起来。在草原上遇到的另一只羊羔,也只能给他带来短暂的慰藉。即使是甜蜜的爱情,也不能令海子摒弃死志——他控制不住地流露对死亡的倾慕,早早地就在诗作中表露自毁倾向,那是他唯一确定的结局。

1989.3.26,在他生日那天,作为给自己的生日礼物,海子执行了他的夙愿。殉诗自杀,永远地倒在了他喜欢的春天。他对死亡的哲学探讨,也得到了终结,或者是新的开始。

“春天,十个海子全都复活

在光明的景色中

嘲笑这一野蛮而悲伤的海子

你这么长久地沉睡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

  9
评论
热度(9)

© 不言之盐 | Powered by LOFTER